徐德里安

守塔人。西安大雁塔五层守塔人,独身坐在那里,一方不大的窗户是他每天唯一的风景。

天要转凉了

秋日午后的最后一抹温暖阳光

洗刷掉前几日所有的阴雨和清凉

笑容都是伪装,给别人看的

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她的伤

 

成都|泡桐树街

鱼缸里养过金鱼和乌龟,可是都好景不长。毕设的那段时间大家都很累,常深夜出来抽烟聊天,三个月就被我们装满。

四门塔。

隋大业七年,齐鲁大地上现存最古老的石塔。

过去的日子。

颜料盒里还保持着艺考那年的模样,那段紧张的时光,颜色混杂在一起,根本来不及清理,又奔赴另一个城市的考场。

一对情侣,凄冷的街。

云之上山之里

 

      不管来时山高水长,将所有的心情融入这诗画一般的梦境中。深夜的窗外流淌着奔腾而去的水,悠长而又蓬勃,迸发出四射的水花。浩瀚的夜还在随着地球的自转蔓延,群山环绕之处,天空略微有些光亮,就像阿拉斯加的极光,可惜深邃的天空在凝思,没有吐露一点星芒。我期待着二仙桥上韵动的星轨,继续童年星星眨眼的梦想,无尽的楼阁在深夜里铁青着脸。尤记得傍晚奔走一家金丝楠木老字号店,店老板是个看起来严厉的老人,他问我要不要坐下来小酌一杯,我推托不会喝酒,他哪里知道我是怕自己浅薄的知识更加显得微不足道。金丝楠木果如其名,细微间仿若万缕金线交织在其中,如同玉一般的通透,刚劲处散发着幽幽的绿光。一个老式的柜子夺走了我的兴趣,连金属收边都带着典雅的造型,雕花精彩之处更是美不胜收,陈旧的味道让我的记忆向着岁月的深处延展。惜古时之才华,悲今朝之衰颓。木材乃温性之物,吸收天地之精华,仰照日月之灵光,木珠手链我着实喜欢,虽与现代之装扮迥异,协同玉石,实则有益于身心。玫瑰酒吧是我的另一去处,独身息坐于靠门之处,一杯不斐的黑俄罗斯,果味伏特加,猛的呛一口,后劲随之而上,形单影只也随着让人深情的嗓音越发的悲怆。我是世人的弃子,因为我孤傲独立。景色会感染,忘情所以,总会让你随着景色背出些诗句,日暮三分,太阳留恋不舍,又或者是云的玩笑,炊烟袅袅升起,斜射下来的光芒甚至都清晰可见,内心暗喜,洽如其份的好时间。对这个古镇的记忆还只是零星的片段,我带着探访古建筑秘密和排泄自我苦闷的心境而来,雕楼画栋、亭台水榭都将是我的研究对象。四川民居之“势”做得极具特色,随基势之高下,形体之端正,宜亭斯亭,宜榭斯榭;活水的应用更是鬼斧神工,水中的石敦小路配合古色古香的石桥,高低的来回更迭,平面和立面空间的合理配置。每条石敦小路就像一条水坝,奔流直下的波涛,在层层的围追堵截中变得平易近人,顽皮的儿童在其中踏水、滑水,成群的水鸭也在享受这静谧的时刻。而我将相机对准了依偎在石滩上的情侣,傍晚的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见证者他们的幸福,他们印刻在水面上的倒影就像是甜蜜记忆的相片。深灰色的瓦片和青色的石板路,以及路中间破开的水渠,静静流淌的水交织成渔网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我还在回忆前日在三星堆那人问我拍摄水中的鱼,为何要体现水波,我当时没有给出满意的答复,如今我想到了,鱼与水本来就是相容相生的,有鱼就一定有水,有水却不一定有鱼,可惜那人又重归茫茫人海中的一缘,我只能将这些说与自己听。我在思考质变与量变的问题,对中华文化的理解依旧还是浅浅的一层。作为一名设计师,也共通于三句祯言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阅人无数,我一直在强调我不喜欢宏观的答案,高大全的东西具有普遍而不具有特殊性,看什么样的书,走什么样的路,这都不是重要的,而真正必要的是看书和行走。很多时候带着考察的心却不知该看何处,就像梁思成在他的序言中写道:百闻不如一见,重在感悟和体验,只有用心去记忆,才会铭记美的形状。古罗马奥古斯都的建筑师维特鲁威说,一名出色的建筑师应具有全能的品格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通晓古今,贯穿中外,懂音律,知阴阳,精书画,好探索。根据他提出的条件我是不合格的,量变与质变,每天坚持自己的坚持,人在做,天在看。龙泉宝剑的师傅告诉我们,适合做剑的好钢都需要千锤百炼,不断的粹火,锤打,冷却,反反复复,十年磨一剑,而知识的道路上又岂止十年?

 

离开这淳朴而又纯净之地,云之上,山之里,定有赏心悦目之处,沿途的风光顺着奔腾而下的河流变得宏伟起来,冰凌的水花拍打在岩石上,丝毫不逊色。两岸的石壁像是人工开凿出的痕迹,层层叠叠给人无尽的遐想;偶然的铁索桥似乎永久保留着红军长征的足迹。天生仿佛就具有着怀旧的情愫,对古老的东西我总是那么的热忱,我最钟爱的藏品无非还是那台四十年历史的宝丽来拍立得,辗转数位主人之手流落到我这里,就像是伯乐与千里良驹,伯牙与子期,在高山流水的禅意下我陪它过了四十岁的生日,宝丽来如同柯达一样命运多舛,在执着中逐渐被世人遗忘。真正的热爱却是一辈子不可忘怀的。分辨着四川民居中独有的穿斗结构,抚摸着夯实的木骨泥墙,看慵懒的猫儿狗儿横躺在大街上休憩,老人们躺在竹筒椅上沐浴着阳光,这就是四川,慢的让人心慌的节奏。我无法预测这个古镇的将来,只是在这一刻给了我想要的美好,正如我脑海中所浮现的画面一样,阳光温和的透过树林间的缝隙,形成斑驳的残影,这不规则的形状却又有着其独特的遐想,来时匆忙,未得见一手抄本,有机会定要用画笔留住这弹指间的美好印象。临走之前光顾了一家画廊,琳琅满目的画作,让我追忆起曾经的梦想,做一位画家,艺术家往往有着不屈不挠的个性,他们洋溢着霉味的工作室里透入三缕阳光,明晃晃的窗下是画家慵懒的身影,由笔到心的蜕变,一笔笔升华着自己的情感,就像《红牡丹》中那句话伟大之著作必系以作者之血泪,在读书中与作者交换着灵魂与思想。思想如海,不仅浩瀚,而且深邃。日暮三分之季,我散漫的倚靠在路边的椅子上,酒保问我为何不在里面多呆一会,我说我只有一个人。说走就走,一个人的旅行,我曾经臆想过多次,但却没有我想的那么美好。酒吧中幽暗的色调,蓝色布鲁斯,忧郁的季节,落魄的身影。酒保客气的递给我一支烟,然后微笑着摇头又点头随着里面的呼喊声径直去了。我抽烟抽的很凶,但我又不曾学会抽烟,就像小时候是找一种与众不同,而稍大点是找一个感觉,而现在确是在寻找一个旅伴。一口烟,一口酒,就像一个落魄者向侣伴述说着过往,我的不悦都是我臆想出来的,可能内心中渴望着与众不同,渴望被理解和关注,所以当大家都在狂欢,而我沉默在阴影之下,显得格格不入,古人有句话叫一人向隅举座不欢,我破坏了他们的氛围,他们越发的远离我,就像肖申克的救赎中有句话:他有件看不见的外套,将他与他人隔离。人生但求一知己足矣。说了那么多,我忘记提到那家酒吧,可能每一家在设计风格都带有着复古的感觉,老旧的木门,岁月无情刻刀打磨出的肌理,用酒瓶制作的花花绿绿的风铃,但这家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那个幌子:也许一杯酒,是相识的理由。当然我也忘记了提到那杯酒,黑俄罗斯,当然价格不菲,生活是用来体验的,没必要吝啬自己,年纪轻轻却爱上了超前消费,有时候挺好,当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痛苦过后,可能会更加精打细算来计划自己的收支。但终究不是长远之计,花着父母的钱总让我内心难安,倘若这是我劳动所得,定又是另一番光景,这不禁让我想到那个拖欠我工钱的奸商,我人生中第一次兼职就成了义务劳动,无商不奸,更不得不让我信服曾经那位大伯吐露出的至理名言:人都是好人,就钱不是个东西。如此想来,只作罢了,仅作是一次生活体验,何苦用烦恼的小事来为难自己。生活的乐观,就要学会去淡忘,让一切烦恼如同袅袅炊烟消散于茫茫天际之间,就仿佛眼前的老林中有一户农家笼罩在一片青茫之中。

    车辆在山路间神龙摆尾,依靠在窗边,任凭被太阳炙烤的和煦的微风凌乱着发型,偶尔的阳光洒在脸上,退却晨时的寒意,让我越发的欢喜这春的明媚。余华在他的书《往事如烟》中写道:我像一颗土豆在车的货箱中滚来滚去,想到这里我用笑声打破这片安静,他们只道我傻,而又安知鱼之乐呢?生命中,最要的不是读了多少书,走了多少路,而是这一路的风景。